品味红色经典:永远铭记“最可爱的人”

栏目:文化资讯    来源:互联网    作者:竹隐    发布时间:2021-09-23 16:39

“风烟滚滚唱英雄,青山环绕。”。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的名字镌刻在英雄墙上,抗美援朝的伟大精神激励着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战胜一切强大敌人。

本期《品味红色经典》邀请北师大资深教授黄会林写一篇她亲历的抗美援朝战争,品味红色经典电影《英雄儿女》。

3354编辑核心阅读。

我16岁参军,然后踏上了抗美援朝的战场。如果说讲台是家,那么战场就是起点。各种一线经历——。我亲身经历了大大小小的战斗,亲眼看到了战士们的牺牲,奠定了我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永远成为我性格的底色和信念的基石。

这辈子,最知名的身份大概就是老师了。1958年从北京师范大学提前毕业后,先教文学,后教戏剧,再转型影视,从事文化传播。他从未离开过论坛,当了60多年的老师。但是很少有人知道,在我成为老师之前,我是中国人民志愿军的一名战士。

“虽然没有一个年轻的办事员打算成为一名伟大的将军,但我扔掉了我的毛笔,就像那个为了套索扔掉帽子的学生一样,我挑战可能会发生的事情”,我在16岁时参军,然后踏上了抗美援朝的战场。如果说讲台是家,那么战场就是起点。前线的种种经历——:亲身经历了大大小小的战斗,见证了战士们的牺牲,奠定了我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也成为我性格的底色,永远是我信仰的基石。如果用一部电影来刻画那段经历,我会选择1964年诞生的红色经典电影《英雄儿女》。

作家巴金赴朝鲜抗美援朝,完成了中篇小说《团圆》。他们以第一人称的“我”为视角,讲述了一对失散多年的父女在朝鲜战争中重逢的感人故事,引起了时任文化部副部长夏衍的注意。请长春电影制片厂把小说拍成电影,把任务交给了抗美援朝战争的亲历者吴导演和毛峰编剧。他们在大量真实经历和事迹的基础上,完成了《英雄儿女》的故事改编。年抗美援朝战争期间,志愿军战士王成伤愈出院,很快投入到新的战斗中。为了阻止美军进攻,他顽强地坚守在未知的高地,最终壮烈牺牲。带着悲痛,他的妹妹王芳用一首《英雄赞歌》歌曲极大地鼓舞了我们的战士,继承了哥哥的遗志,在前线英勇作战。政委王文清多年前就认出了王芳是她失散的女儿,但克制住了她的感情,没有认出她来。最后,王芳从养父那里得知了她的生活,并与王文清团聚。

003010发布50多年,可谓家喻户晓。崇高的英雄美学,诗意的精神气质,激昂的革命浪漫主义风格,充满篇章和诗意的《英雄儿女》,使其成为一件经典的艺术品,关于它的美已经有太多的讨论。作为一名志愿军老兵,我就简单说说电影《英雄赞歌》中给我印象最深的:真相。

这部电影真实、真诚、理智。一方面,故事和人物虽然是虚构的,但却掺杂了很多真实的素材。为了塑造向我开炮的英雄王成,编剧们读了几千个士兵的笔记,收集了无数与敌人同归于尽的牺牲。从鸣爆炮管到引爆手榴弹,再到捡起大石头冲进敌阵,甚至有一个团,在一次战斗中,有25名烈士与敌人同归于尽,说明战争形势激烈残酷,战士们浴血奋战,英勇无畏!最终,影片融合了舒昌、杨根思、滕桂桥等多人的故事,塑造了贯穿长虹的战斗英雄“王成”形象。导演吴还特意选择了长相朴实的来饰演王成

我也有幸与一位“王成”拳手并肩作战。他叫刘兴培,是我们高炮部队测高班的班长。他是一个开朗善良的战士。平日里,他清理炮弹,修整弹药,咀嚼干粮,唱军歌,和我们谈笑风生。战斗一打响,他就会操纵高度计,探测敌机的高度、方位和方向,成为我军炮火的“眼睛”。在一次大作战中,他独自面对敌机的轰炸,用身体保护着珍贵的高度计,却英勇牺牲。20多岁的鲜活生命,永远定格在战火硝烟中。我们也在《英雄儿女》歌唱了他在部队方的事迹。刘兴培班长的名字鲜为人知,但他的声音、笑容和长相会在我心中留存很久。王力可成和王成的许多原型一样,他是千千千千万万英勇牺牲在战场上的战士的缩影。

103010处处透露着自然真实的情感。叙事继承了巴金原著小说的团圆主题和伦理内核。除了激烈的战斗,它还微妙地表达了兄妹、父女、战友的感情,以及中韩两国人民的真诚友谊。热血与温柔交织,崇高与质朴辉映。比如,整部电影的主要情节是王芳和亲生父亲王文清的重逢,情节曲折,细腻生动。当王芳沉浸在失去哥哥的悲痛中时,王文清体验到了女儿“康复”的喜悦,但他忍住了寻找亲人的冲动,鼓励她不要辜负哥哥的嘱托,振作起来。为了实现“自我”而压抑“自我”,为了成全他人而牺牲自己,简单生动的人情与高尚纯洁的道德理想融为一体。最后,父女终于在战场上认出了彼此,重逢的一幕成为了整部电影的高潮。主人公的形象既有高度和深度,又有情感温度。正如白居易所说:“触人心者,不可先感情”。只有让观众先对具体的人和事产生共鸣,文艺作品才能进一步与宏大的理念和信仰产生共鸣。

看《英雄儿女》的时候,经常看到战友的脸。可爱的、可敬的、平凡的、伟大的战士太多了。过了鸭绿江,别说睡觉了。很多人甚至没有脱鞋。当他们去营地休息时,士兵们卸下背包睡着了。有了敌人的情况,他们跳起来冲进阵地迎接枪林弹雨。

我也会在王芳身上看到年轻的自己:头上扎两条辫子,脸上还留着稚气,在战斗间歇时教战士们识字、唱歌,为他们演出,战斗打响则送炮弹,抬伤员,四枚一箱上百斤的弹药扛起来就跑,敌机俯冲扫射的弹片打在我的钢盔上当当直响,重型轰炸机的炸弹在身畔隆隆轰鸣。有一两回,炸弹掀起的泥土石块几乎将人掩埋,我想,这下可要牺牲了,最终是活了下来。

王芳活着,王成牺牲了;我活着,我的许多战友牺牲了。英雄儿女,埋骨他乡,很多人连名字都没有留下。带着志愿军功臣称号回到祖国后,一直到今天,我都常常想起那些牺牲在战场上的年轻战友们,想到自己作为幸存者,必须好好报效祖国。这既是自己的使命,也是他们的嘱托,因而在工作和治学中,我不敢有丝毫懈怠、片刻衰颓,勤奋努力,步履不停。战争可以毁灭人,也可以塑造人,我便是一个为战争所塑造、所炼就的幸运儿。

枪林弹雨已经远去,英雄儿女光辉永存。希望享受着和平阳光、甜蜜生活的人们,永远铭记那段壮烈的过去,永远铭记那些“最可爱的人”。

制图:赵偲汝

黄会林

品味红色经典:永远铭记“最可爱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