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LPR报价出炉:1年期与5年期品种均与上月持平

栏目:民生消费    来源:互联网    作者:宋元明清    发布时间:2021-09-22 13:45

9月份中国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为3.85%,预计为3.85%,上月为3.85%。5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为4.65%,预计为4.65%,上月为4.65%。

相关报告

美国货币政策对中国的影响有限。稳政策不可动摇。后续监管空间很大。

如今,国际金融领域最热门的话题是美国货币政策调整可能对全球经济产生的实质性影响。

上月底,在全球央行会议上,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表达了他对下半年美国货币政策调整的展望。尽管其报告表达了美国通胀是暂时现象的观点,但并未缓解全球央行行长和市场参与者的担忧。

“美国的货币政策影响广泛。日本、欧洲等发达经济体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保证国内货币政策的独立性。通过灵活的汇率调整,可以保证短期利率相对独立,但长期利率风险溢价会受到影响;对于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市场国家来说,美国采取宽松的货币政策时,会导致资本流入和货币升值,甚至出现资产价格泡沫。”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副所长张斌9月15日在CMF宏观经济理论与思想研讨会上说。

对于我国来说,国内货币政策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但我们有能力保持货币政策的独立性。在张斌看来,中国制造业的供给弹性非常强。当疫情过后全球经济需求扩大时,中国的出口会超出预期,这意味着我们可以从美国的宽松政策中受益。

一个亮点是,中国一直在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这为后续政策调整留下了空间。

不过,张斌也表示,出台宏观审慎政策在一定程度上是为了抑制经济过热,抑制杠杆率过高,防止金融危机的发生。但现在的问题是,居民和企业都不愿意消费、投资和杠杆。“这要求我们在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上都要对称。可能需要调整和考虑降息、前瞻性指导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当前,既要防止过热和泡沫,也要防止过冷,还要防止债务上升、通缩和经济下行。”张斌说。

美国货币政策的影响有限。

美国的货币政策,全身而退。

“在货币政策框架建立之前,每个国家都要为自己的通胀负责。但是,在全球统一的通货膨胀目标制框架建立后,美国负责发行货币,但世界上其他国家却和美国一起负责控制通货膨胀,这在一定程度上相当于美国通过制造过剩货币,掠夺其他国家发行货币的权利,这将导致美国更加肆无忌惮地维持其经济失衡。”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中国宏观经济论坛主要成员范志勇说。

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经济系副教授刘清表示,发展中国家非常关注资本流动的风险,包括汇率风险。因此,宏观审慎政策更侧重于外生和外部风险带来的金融风险,更侧重于外汇、流动性和金融控制。然而,在发达国家,人们更加关注金融机构之间的风险,例如贷款人的资格审查和监督。

但对中国而言,由于坚持浮动汇率制度,防止热钱大规模流入流出,美国货币政策对中国的影响有限。

在范志勇看来,浮动汇率不仅是货币政策和独立性的有力保障,也是防止资本过度流入和流出的非常重要的制度保障。

“在汇率方面,目前我们的汇率应该更加灵活,因为相对自由的浮动汇率可以帮助我们吸收一些内外冲击,特别是外部冲击,并保证货币政策有一定的自主空间。在目前的情况下,如果美联储想收紧货币政策,如果我们的货币政策放松,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会有一个适度的贬值,我认为是完全可以接受的,没有必要干预。”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张明说。

稳健的货币政策是不可动摇的。

“当前宏观形势下,短期下行压力很大。此时,如果国内经济企稳,货币政策无疑应该放松。前一段时间,有一个RRR削减。我希望未来会有新的RRR降息或降息。”张明说。

当前,防范和化解系统性金融风险仍是一大挑战。因此,宏观审慎监管政策仍然保持相对紧密的平衡。但在张明看来,宏观审慎监管政策也需要具有前瞻性和逆周期。比如正常情况下,经济压力相对下行时,宏观审慎监管要适度宽松。

范志勇还表示,如果货币政策不能只关注通胀和CPI,会对金融市场造成非常稳定的预期。如果CPI在合理区间,货币政策收紧的概率会相对较低。在这种情况下,可能会对金融市场的资产价格上涨产生稳定的预期,这可能有助于金融资产价格的上涨。

“关于货币政策的有效性,如果考虑宏观审慎政策,其有效性甚至比货币政策更复杂。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应该有不同的目标和重点,这已经成为共识。货币政策更侧重于维护货币稳定、物价稳定和就业,宏观审慎政策更侧重于维护金融稳定。”刘清说。

在张明看来,中国防控系统性风险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前提是避免国内利率过度上升。中国当前风险的本质是债务。如果国内债务利率能够控制在较低水平,中国将有很大的回旋余地,包括延期。因此,保持适当的资本管制是避免国内利率快速上升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前提。

回归企业。

在业内专家看来,货币政策应该更多回归企业。

“国有银行和大银行与国有企业和政府部门的关联度更高,风险规避程度更高,因此更倾向于向预算软约束的国有企业和政府部门提供信贷供给;但由于资金成本较高,中小银行更倾向于将信贷配置给风险较高的民营企业和行业。可以发现,信贷流动性的分布也具有结构性效应。在各国疫情期间,结构性商品。

币政策的实施还是有一定的效果的。”刘庆表示。

在刘庆看来,中国经济的特点在于银行间市场,银行间市场不同的银行和实体企业的关联存在着异质性。但当前,我国结构性货币政策的问题之一,在于金融太强势。对此,中国人民大学财金学院教授张杰呼吁,实体经济或企业要回归核心角色,金融要服务于实体经济,做好金融服务。

“现在部分企业属于负债经营,高杠杆运行,风险太大。当期可利用的资源是有限的,我们总不能寅吃卯粮向未来要资源,来推动当下的经济增长。所以,市场要回归有限竞争。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就体现了这个理念,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多年,我们证明了,政府与市场是可以互补的,是可以达成均衡的。”张杰表示。

9月LPR报价出炉:1年期与5年期品种均与上月持平